在中国古代,春宫画起了性教育、性激发的作用,同时还能“压邪避灾”。

古人认为性乃污秽不洁之事,如以春宫画贴门上则鬼不敢进,巾灶头上可避火灾等等。《红楼梦》中就有一段文字叙述春宫画作为防火之用。晚清那位编印《观古堂汇刻书》的叶德辉也喜欢用春宫画来防止藏书受灾。

 
中国古代还有一种塑有男女交媾状态的陶瓷器,名为“压箱底”。

所谓“压箱底”,一则是秘而不宣,在女儿出嫁前夕,母持之以示女。二则古人认为小鬼能在不开启人们箱笼的情况下窃走财物,有了“压箱底”,小鬼就避而远之,不敢来了。荷壮学者高罗佩曾在《秘戏图考》一书中指出:春宫画不仅是为性指导或消遣而作,而且也被用作护身符。性 交代表处于顶点给人生命的阳气,在中国古代,画有性 交的图画据说可以驱走代表黑暗的阴气。在中国和日本,甚至人们还把这种画放在衣箱里防虫。

 


晚明春宫画册非常流行

据高罗佩考证,晚明社会春宫画册非常流行,品种风格各异,而以五色套印的木版春宫画册最为精美。这类画册装裱非常讲究,以二十四幅的册页居多,画面之外皆配以色 情诗词。《秘戏图考》中记载了高氏见过的八种画册,即《胜蓬莱》《风流绝畅》《花营锦阵》《风月机关》《鸳鸯秘谱》《青楼景》《繁华丽锦》《江南消夏》等,它们大多产生于从明隆庆到崇祯的近八十年里。

 


而成就最高的精品,制作于万历天启间的二三十年间,这是套色木版春宫画的全盛期,画面纯以线描,气韵生动,清新脱谷,分别用红黄绿蓝黑五色套印,却严丝合缝毫不走样,给人以明洁流畅之感。可以说,它不仅仅是春宫画册中的佼佼者,也代表着中国传统的套色木版画的最高成就。这些春宫画,不仅在内宫、官僚豪绅之家流行,而且在民间坊肆中也十分流行,这是明代的春宫画与前朝不一样的地方。

清代坊间也刊行过大量的春宫画册,但艺术技师与明画不可同日而语,趣味低谷,制作甚远为粗糙。这种精粗雅俗的区别,与士人参与程度的深浅以及画家对性行为的认识和态度有很大关系。
 


到了康熙五十三年(公元1714年),国家颁布法令,纠正社会风气,春宫画随之走向衰微。
日本“浮世绘”与春宫画渊源深厚
从历史发展来看,日本的“浮世绘”和明代的春宫画有密切关系。

 

“浮世绘”是日本描写民间日常生活的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。花街柳巷的爱情、歌舞会演员的倩影与活动,花前月下的吟咏,出游野宴和旅途漂泊等等,都是“浮世绘”的素材;娇媚名会、舞女以及“汤女”都是“浮世绘”的主要角色。

有学者研究发现,有许多“浮世绘”的风格和中国明朝的春宫画有很大的相似之处。日本“浮世绘” 早期著名的大师菱川师宣的《绘本风流绝畅衅》,是根据我国明代春宫画《风流绝畅图》加以模刻的。这些春宫画的流行,不仅在宫内盛行,在官僚之家、民间坊肆也十分流行。